网站公告

 1、樊律师代理熊某某与涂某某离婚纠纷一案,前往南昌县民政局取证,准备诉讼。

 2、樊律师代理熊某诉揭某某离婚后财产分割一案,已起诉至南昌县法院,就争议金额与被告调解中。

 3、樊律师代理周某某诉谢某遗产纠纷一案,已起诉至青山湖区法院。

 4、樊律师代理刘某诉钱某某离婚纠纷一案,已起诉至上海浦东区人民法院,经调解撤诉。

 5、樊律师代理黄某某诉贺某某离婚纠纷一案,已起诉至青山湖区人民法院,双方达成调解意向。

 6、樊律师代理程某某诉姚某某离婚纠纷二审,南昌市中院二审判决结案。

 7、樊律师代理胡某某应诉龚某某离婚纠纷一案,已上诉至南昌市中院。

 8、樊律师代理杨某诉陈某离婚一案,已判决待6个月后二次诉讼。

 9、樊律师代理赵某某诉马某合同纠纷一案,已开庭待判决。

 10、樊律师代理邱某某诉梅某离婚纠纷一案,青山湖法院已判决。

 11、南昌离婚律师樊翔接受《江西日报》采访

联系方式

律师文选

首页 >> 关于彩礼的问题
关于彩礼的问题
发布时间:2013-07-30 阅读:1754

 

      彩礼,是以缔结婚姻关系为目的,男女一方向另一方索要一定数量的财物或者金钱。这种给付,从表象上看,是自愿行为,但从实质上讲,彩礼是借婚姻关系索取财物,某种程度上是封建婚姻思想的遗留,与现在提倡的自由恋爱及现代婚姻法规定相违。但由于这种风俗留传较久,且虽然各地风俗不同,但彩礼的习俗大都存在,只是做法上不同而已。而且近年来随着经济的发展,这一旧俗不仅没有被摒弃,反而大有越演越烈的态势,彩礼的数额不断攀升,许多人因婚致贫,让结婚背上沉重的负担,甚至望婚兴叹。同时,随着近年来离婚率的升高,也导致彩礼纠纷不断增加,甚至为此激化矛盾。因此,妥善处理好彩礼纠纷,对案结事了,倡导健康文明的婚姻观,促进社会和谐具有重要现实意义。 

  一、彩礼的性质。 

  对于彩礼的性质,司法实践中比较一致的观点是认为是赠与。但对于赠与的种类,学者有着不同的观点,主要有附义务的赠与说、附条件的赠与说及附解除条件的赠与说。笔者以为,将彩礼的赠与定性为附条件的赠与说较为适宜。其理由主要有: 

  一是彩礼的赠与不同于一般的赠与。二者在赠与的对象、时间、目的、数额等方面都有所不同。彩礼给付人及接受人主要是婚约当事人,也有是由双方父母代为给付及接受,时间一般是在订立婚约时进行,数额主要由双方协商确定,目的当然是希望将来男方双方能够缔结婚姻。如果不是为了缔结婚姻,或者仅是男女之间友谊的交往,是不会给付如此数额的礼金的。所以说,给付彩礼是附加了一定的条件,即以将来缔结婚姻作为给付彩礼的附加条件。 

  二是将婚姻缔结作为赠与彩礼行为生效的附加条件符合民法的附条件民事法律行为的构成要件。附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是指当事人约定的以将来可能发生的客观事实的发生与否为条件决定其效力发生或消灭的民事法律行为。当事人自愿赠与彩礼的行为也是一种民事法律行为,把结婚作为赠与彩礼行为生效的附加条件并不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所以,当事人赠与彩礼时把结婚作为赠与彩礼行为生效的附加条件是合法的。这里附条件的成就与否直接决定赠与行为的生效或失效。由于结婚是种自愿行为,双方虽然约定了婚约,但这对双方并无约束力,并非必须履行的义务,所以说这种赠与只能是附条件的赠与,而不能说是附义务的赠与。同时,这里所附的条件是成就条件,而非解除条件,所以也不宜将其定性为附解除条件的赠与。 

  二、关于彩礼的相关法律规定。 

  彩礼的赠与,往往是与婚约伴随在一起。由于我国法律不承认婚约的法律效力,因此,当婚约出现纠纷,不能缔结婚姻时,对于彩礼不能适用赠与撤销等相关规定要求返还彩礼。从理论上来讲,由于双方没有缔结婚姻关系,彩礼的赠与条件不能成就,一方接受的彩礼就失去了占有彩礼的理由,构成了不当得利,给付方有权要求其返还。但对于彩礼处理的相关法律规定,却较为缺乏,没有明确的法律条文,只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条规定的“禁止包办、买卖和其他干涉婚姻自由的行为。禁止借婚姻索取财物”中有所涉及,但这一规定较为原则,审判实践中情况多样,适用较为困难。为此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中作了进一步明确,“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二)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三)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这一规定,给解决彩礼纠纷提供了依据,统一了尺度,成为当前解决彩礼纠纷的审判标准。 
  三、实践中一些具体问题的处理 
  虽然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为我们审理彩礼纠纷提供了法律依据,但在实践中纠纷情况多样,并不是规定中列举的三种情况所能包括,对这些规定以外的情况如何处理,尺度如何把握,成为审理此类纠纷的困惑。 
  一是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已经同居生活的。 
  最高院司法解释中规定的第一种情况,本意应是指双方建立了恋爱关系,给付了彩礼,但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这种情况下,双方恋爱关系破裂,赠与所附的条件没有成就,一方收取的彩礼应当退还对方。但实际中,事情并不这么简单,有的人在恋爱期间已经同居生活,后因关系恶化致恋爱关系破裂,有的人已经以夫妻名义生活较长时间,甚至已经生育小孩,只是没有履行婚姻登记手续,这种情况下,收取的彩礼如何处理,存在较大争议。由于我国依然存在结婚不登记的情况,而且在有的地方还较为普遍,法律对此并非一概否认,如依然承认事实婚姻的存在,因此,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应在适用司法解释规定的基础上,根据具体情况处理。 
  对于恋爱期间同居,但因故导致恋爱关系破裂,未成就婚姻的,原则上应当按照司法解释的规定,视为未成就婚姻关系,赠与所附的条件没有达到,赠与即不成立,对收取的彩礼应当予以返还,而且这种返还应以全额返还为原则。这里的同居,仅仅是恋人之间的同居,对外不是以夫妻名义,也没有举行过结婚仪式,即从法律上与风俗上均没有成立婚姻关系,视为符合司法解释规定的情况,按照司法解释规定处理。 
  对于虽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双方已经共同生活较长时间,双方以夫妻名义生活,社会也均认为其是夫妻,而且大多数都按风俗举行了结婚仪式,这种情况属于形成实质婚姻,但未成立法律婚姻关系。由于成立法律婚姻关系是《婚姻法》对结婚登记制度的强制管理要求,所以,虽然这种情况下实际上已经符合结婚的实质要件,但未能成就法律要件,因此,也应视为赠与条件不成就,对收取的彩礼仍应负有返还义务。但这里的返还应与上一种情况的返还有所区别,一般情况下不全额返还,而应根据生活时间长短、彩礼的使用情况,收取一方的经济状况等因素综合考虑,确定合理的返还比例,以在法律规定、实际情况及社会评价之间找到一个较好的平衡点。 
 二是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存在较短共同生活的。 
  最高院司法解释中规定的第二种情况,是指仅在形式办理了结婚登记,但双方没有共同生活,即有名无实。在这种情况下,虽然形式上婚姻关系成就,但因为双方没有共同生活,应视为婚姻关系未完全成就,对收取的彩礼也应当予以返还。但现实中,还大量存在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共同生活时间较短的情形,此时,如何处理,规定并不具体。 
  一是办理结婚登记前双方即共同生活。这里又存在二种情况,恋爱期间的同居与后补办结婚登记手续的同居。不可否认的是,现在许多年轻人在恋爱期间同居已经不是个别,但这里的同居,应当理解为仅仅是同居,不具有婚姻上共同生活的意思,因此,这种的同居生活,一般不对抗彩礼返还的请求。但如果是双方先举行结婚仪式,以结婚为目的的共同生活,则应当另当别论。这种同居虽然在登记前不为法律所承认,但在法律意识还比较淡漠、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的情况下,则不宜轻易否定,如果双方本着结婚的目的,而且事实上也是以夫妻名义,社会也认为他们是夫妻的,只是未履行婚姻登记手续,即使在补办结婚登记手续后双方即离婚的,也不应认为未成就婚姻条件,应当认为赠与成立,对一方收取的彩礼不应予以返还。如王男与张女2005年打工时相识,2006年初举行结婚仪式,结婚时张女收取王男26660元礼金,2007年5月生一男孩,共同生活期间双方关系一般,2009年5月10日为给小孩报户口双方补办婚姻登记手续,5月13日双方产生矛盾,王男打伤张女,张女即诉至法院要求离婚,王男对离婚表示同意,但要求张女返还礼金,张女则认为双方实际结婚时间较长,不应再返还。法院经审理认为,双方虽然刚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实际双方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时间较长,应当视为赠与条件成就,故对王男要求返还礼金的请求未予支持。 
  二是办理结婚登记后存在较短共同生活时间。男女双方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后即在一起共同生活,包括未举行结婚仪式的共同生活与举行结婚仪式的共同生活。如蒯男与聂女于2008年11月16日登记结婚,聂女收取蒯男18800元礼金,不久双方即举行结婚仪式。婚后双方即因性格不合,发生吵打,聂女在婚后第十天离开蒯男家,蒯男虽经多方劝说,聂女拒不回家,蒯男遂向法院起诉要求离婚,并要求聂女返还礼金18800元。聂女对离婚不表异议,但认为双方已经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并且举行了结婚仪式,故礼金不应再返还。法院经审理认为,双方虽然办理了结婚登记并举行仪式,但婚姻不是仪式,而是双方长期共同生活的过程,现双方仅在一起生活几天即分居,不知符合相关规定上的共同生活要求,故聂女对收取的彩礼仍负有返还义务,考虑对聂女为结婚的实际支出等情况,判决聂女返还蒯男礼金15000元。 
  从这个案例看出,这里着重是对较短的理解,多长时间视为较短?对此并无明确规定,只能靠法官在审判实践中根据双方共同生活时间长短、紧密程度等情况进行综合分析判断。一般而言,如果生活时间不足半年,甚至更短的,应当视为较短,因为这个时间比一辈子的婚姻生活相比,实在是较短,如果生活时间在半年以上,则不宜认为较短。同时,在共同生活时间确定上,还应当考虑到双方有无举行结婚仪式的情形,如果未举行结婚仪式的同居,则不宜认定为共同生活,如果既办理结婚登记,又举行结婚仪式后的共同生活,则应予以认可。 
  三是对给付彩礼导致生活困难的理解。 
  根据最高院司法解释规定,在既办理了结婚登记,又共同生活一段时间后,如果因为婚前的彩礼给付导致婚后生活困难的,此时,收取的彩礼也应予以返还。这里关键是对生活困难的理解,这不是一个量化的概念,在实践中不易把握。根据最高院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中的说明,这里的生活困难是指绝对的生活困难,而非相对生活困难。所谓相对生活困难,是因为彩礼的给付导致生活支出减少、生活水平相对降低,这对所有给付彩礼的婚姻几乎都存在着这种情况,而绝对困难是指因为彩礼的给付导致给付人不仅生活水平下降,而且不足以维持当地一般生活水平,也就是平时所说的困难户,符合低保标准的情形,而这种困难的原因就是因为彩礼的给付,而非其他原因导致。此时,虽然双方婚姻的形式与实质要件均已成就,赠与已经完全成立,但因为考虑到这种赠与的非自愿性,如果因此产生不良后果,还应当从维护婚姻自由、法律权威角度对给付人予以适当保护。此时,给付人应当对符合绝对困难的情况承担举证责任。 
  在适用此条规定时,也应当考虑到双方共同生活时间,如果双方共同生活多年,再去考虑以前的给付情形,则有所不妥,毕竟多年后的生活困难并不一定全部是当初的彩礼给付所引起,中间可能参杂着许多其他因素。因此,这里也应当考虑到时间范围限制,具体可以结合此前最高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财产分割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的相关规定,将不长时间一般限定在二年内较为合适。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12. 江西南昌樊翔律师 All Rights Reserved.

友情链接:南昌律师网   华律网